修身养性随笔

编辑日期:2017-06-27 08:43??来源:店垭管理所??作者:谈延琪
       《围炉夜话》:“志不可不高,志不高,则同流合污,无足有为矣;心不可太大,心太大,则舍近图远,难期有成矣。”

       每静夜思省己身言行,甚感惶恐。古来言凶德致败者,约有二端:曰长傲,曰多言。此二凶德紧随,曾多次试图革除,终未能实现。更遑论自己所求之道‘我有一心,高山仰止;我有一仁,行恕之道;我有一义,舍身成仁。’德行不足,使余时常心忧,甚至躁然。因此又生一题:多躁者,必无沉潜之识;多言者,必无笃实之心。君子之德遥未可期。

       以人为鉴,可以照己身。反观自身言行,不难发现存在一极大弊病,且此病症已根深蒂固,甚难摘除,非痛下决心不可。胸怀大志而不能脚踏实地,心怀野望,自身能力却又不能叫天地入海,己身之力更是不堪了了。幸而时常反省,恐非如此,怕是早已病发人亡了。

       多言更是叫我倍感头疼的一件事,总是使人有乍交之欢,而不能使人有久处之乐。更甚至一言使人心怀怨念,记恨在心。事后想起,如江心补漏,为时晚矣。慎言可免灾,此言诚不欺我。

       近来开始正心修身,言行之前略作审思,幸甚有所改进,虽不明显,却也能算革除顽疾的开端。行远必自迩,持之以恒终有一日能够彻底革除浮躁的顽症,实现行事恳切,纳言敏行。

       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。若有朝一日能将长傲多言消除殆尽,方可算真正做到正心诚意。适时,其志可始也。

       思绪繁乱,所写颇杂,词浅难道志,止笔。

上一篇:恬淡初夏

下一篇:你的歌声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